先來看

台灣囝仔吳寶春 世界麵包大賽奪金

台灣麵包師傅吳寶春,昨天在巴黎世界杯麵包大賽個人賽上,勇奪全球第一面麵包大師世界金牌,不負行前吳揆授旗與民眾期待,成為最新「台灣之光」。 

○八年獲得同賽銀牌的他,有「麵包詩人」之稱,這次以八小時獨力完成七種、兩百五十個麵包,創意、美感與口感讓評審驚艷而更上一層樓摘金。  

吳寶春說,上台領獎的那一瞬間,現場播放台灣國歌、國旗在會場飄揚,他內心充滿感動與感謝,他從沒想過一個小小的麵包師傅,竟也能讓台灣站上世界舞台。他感謝生命中所有的貴人,也要將榮耀獻給在天國的母親。 

來自全球十七國、廿四位超級頂尖麵包師都想爭取唯一的「麵包大師」獎,吳寶春抽到最後一位、法國時間九日上午六點進場,參賽者須在玻璃窗內工作,一舉一動都在眾人注視下,公開透明所有製作過程,若非身經百戰,很容易緊張出錯。他說,以兩百分的準備應戰,沒有壓力也不覺緊張。  

主辦單位在賽程中,臨時發現發不出酸裸麥麵粉,吳寶春非但不抗議,還臨機應變,為自己解套,評審團主席特別肯定誇讚。吳寶春說,「以不變應萬變」是參賽最重要的準則,應該立刻面對並解決問題。評審團講評說,吳寶春的作品用心,美感與意涵兼具;且做出了「最好吃的法國麵包」。

吳寶春

屏東人

很高興他要在高雄開店

這樣吃到好吃的麵包就不用跑太遠

不過

如果等不及

可以用宅配的

這是他在台北的店~哈肯舖

http://www.hoganbakery.com.tw/index.php

接下來

來看蘇貞昌

我們的老縣長

前任的台北縣長及行政院長

儼然屬於民進黨內最具總統格的重量級人物

他的口才及行政能力無庸置疑

但在五都選舉這一局

搶先宣佈爭取參加台北市市長選舉

卻有很多褒貶不一的評論

這也是一篇今天聯合報的社論

雙城奇謀 孤掌難鳴

台南市長許添財批評蘇貞昌,刀刀見骨。他說:蘇貞昌宣布選台北市長,是太過急躁,聰明反被聰明誤,只為自己的利益,萬一民進黨輸了新北市誰負責?

三月三日蘇貞昌在保安宮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個人意願」,非但黨主席蔡英文未現身,黨中央除柯建銘外亦無人捧場,謝系人馬不見蹤影,陳師孟認為不能全憑蘇貞昌的「意願」決定,黃偉哲反對「沾醬油」,如今許添財更儼然用「白話文」,一口氣道盡了民進黨內對蘇貞昌不以為然者的共同想法。這股勢力的聲音不大,卻已為蘇貞昌的選舉布局投下陰影。「雙城奇謀」會不會因此變成「孤城畸謀」?

蘇貞昌對此陰影已有感應。他說:無論敵人怎麼攻擊,他都願意接受;但如果是同志出手傷人,傷的就不只是皮肉骨,而是傷到看不見的心。蘇貞昌的「雙城奇謀」能否奏效,主要繫於民進黨必須有堅實的共識,但如今已然顯見並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蘇貞昌說,他選台北市長是「為民進黨承擔最重的擔子」;但是,相對的觀點卻如許添財所說,「(蘇)只為自己的利益」,換句話說,反而認為蘇的片面決定傷害了黨的利益。問題的癥結在於:蘇所標舉的「雙城奇謀」並非經過黨中央拍板出爐的大戰略,而是由蘇貞昌形同挾持著黨中央及整個黨所提出的以個人為中心的片面主張。也就是說,「雙城奇謀」的合理性及正當性皆有商榷餘地。

我們曾以囚徒理論指出,蘇貞昌合理的選擇應是選新北市。因為,所謂「雙城奇謀」,必要條件應是台北市與新北市能產生「共伴效應」。如果蘇貞昌選新北市,蔡英文很可能被迫選台北市;蘇蔡互為犄角,以蘇的草根魅力與蔡的都會訴求,即使雙輸,也有可能積蓄二○ 一二總統大選的政治資本。但是,如今情勢翻轉,蘇飛象過河選台北市,蔡卻極不可能選新北市;犄角倘使缺一,共伴不成,雙城奇謀豈無可能演成孤城畸謀?倘若蘇選新北市選輸,他只須為新北市選輸負責;但他如今卻選了台北市,他就要同時為台北市及新北市的勝敗負責。因而,許添財問:萬一民進黨輸了新北市誰負責?

本來,蘇貞昌選新北市或選台北市,皆是可以採擇的大戰略。蘇若能與黨內各勢力共同商議而獲共識,做好配套,其實選台北市或新北市皆各有道理;但是蘇卻以形同挾持黨中央及全黨的手法,片面宣布選台北市,竟而新北市可能「放空」,遂致可能變為孤掌難鳴的「孤城畸謀」。這是許添財指蘇貞昌「太過急躁」的原因。又由於蘇決定參選台北市不是出自黨中央的機構集體決策,所以也留下了許添財指他「只為自己利益」的口實;而許添財問「新北市輸了誰負責」,更已將蘇貞昌的責任範圍陡然放大。如此這般,蘇貞昌是否真如許添財所說:聰明反被聰明誤?

蘇貞昌的整個核心戰略是,要透過五都選舉,卡定他成為民進黨參選二○一二年總統候選人的戰略地位。他的如意算盤是:如果雙城奇謀奏效,無論輸贏,他都將穩據二○一二總統候選人的角色;但是,黨內如許添財者的質疑是,倘若奇謀失敗,蘇貞昌要不要為他所片面決定的大戰略負責。

因而,民進黨中有人要蘇承諾若敗選即退出政壇,換句話說,不認為蘇若選敗還能選總統;林濁水甚至說,民進黨若在新北市選敗,帳一定會算到蘇貞昌頭上,其下場比他自己選輸慘十倍。反過來說,如果蘇若勝選卻已信誓旦旦不選總統(他在選舉期間,仍會被逼著說許多次),屆時民進黨也恐怕未必會出現舉黨一致推他出來選總統的場景。總之,蘇貞昌的這盤棋似乎已是愈下愈走樣;可能已非所謂「勝固勝/敗亦勝」的局面。

蘇貞昌在囚徒兩難的試煉中,雖未必可說是給錯了供詞,但至少他的供詞未經「黨機制」產生,被指為「只顧自己的利益」,因而欠缺合理正當性。這場政治豪賭,蘇貞昌究竟將大贏或大輸,仍是未定之數。

蘇貞昌

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屏東人

我也曾經和他合照過

在他擔任台北縣長中舉辦全國運動會時

也在他到頭前溪鎮溪宮參拜時

祝福

最後他的選擇會是正確的

也期待

屏東人可以當總統

再來

是蘋果日報陳文茜的專欄

屏東人的命運

台北華山藝文特區正舉辦幾米《±2℃》特展,除現場免費播放《±2℃》紀錄片外,並展出「世界上即將消失的101個地方」;其中之一是屏東林邊;也是《±2℃》全台巡迴展進入災區首站。

首次進災區播片

這是《±2℃》第一次走入災區播放,屏東兩位事業有成的子弟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與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不選擇鎂光燈聚焦處,都回到故鄉,與災民們共同觀看此片(3月14日下午兩點)。我們的工作團隊曾問我,兩個大老闆蒞臨,只能在縣政府文化處播放,會不會對大老闆不好意思?張明正的回答很乾脆:「我義不容辭,那是我的故鄉,我來自屏東,完全了解狀況。」
事實上,屏東連一個像樣的大戲院都沒有;它比較像一個被台灣人棄絕的縣分。那裡出了很多傑出人士,蔡明介、張明正、蘇貞昌;但屏東人的命運,在台灣被討論地少之又少。
屏東依照汪中和教授評估,「離海平面太平太近」;未來海平面再上升,只要1公尺,馬爾地夫等小島亡國時,屏東人也將有好幾個鄉鎮亡鄉亡鎮。2009年,馬爾地夫內閣曾集體潛至水下6公尺召開內閣會議;屏東縣府可能也得做一件類似的事,召喚全台關注屏東的命運。
《天下雜誌》3月份製作「消失的生命之河」,談脆弱的國土變色,比災難電影還恐怖。其中與屏東相關的河流就包含高屏溪與林邊溪,李鴻源教授判斷未來20年這裡將是災難不斷之地。高屏溪與林邊溪莫拉克颱風後,河床成小台地,原始河道不見了,土石流堆積甚至高於附近橋樑。據農委會統計風災後高屏溪沿岸沖刷的土石超過2億6千萬立方公尺,河道劇烈抬升10至30公尺,等於3至10層樓高。莫拉克颱風後水保局清理5個月尚未清完。沿著21線,河道只殘留礫石細沙;乾旱時車輛行經,一片沙塵,宛如北非沙漠;大雨來時,雨量不到150毫米,山上已然鬆軟的土石,又形成了新一波土石流。
接受莫拉克重建會委託,率領75個學者踏遍144個聚落的台大地質系教授陳宏宇,很害怕地提出警告:「我們必須為這些山裡、河邊的居民找到生命通道,事先規劃好必要時避難之地。今年梅雨、颱風季,這裡必將有新災害。」

養殖業者也悲嘆

陳宏宇教授也是《±2℃》的諮詢顧問,他曾於2003年國際期刊《Nature》發表一篇台灣地質報告,論文中評估台灣由於人口密度過高,加上地震斷層及極端氣候影響,台灣每年土地侵蝕率1.9%,約2%;這也是《±2℃》紀錄片引用的資料來源。陳教授解釋台灣地質有兩大力量相互作用,一是板塊提高一是土地侵蝕;最終結果雖造成總面積的平衡,但這2%侵蝕率,卻是我們每年親眼見證的土石流,也是許多人倚居家園滅頂之因。某大氣科學教授曾公開質疑此數據錯誤,並因此譏笑每年2%,10年20%,百年200%,那還有台灣島嗎?陳宏宇教授覺得啼笑皆非,但挺寬宏的、與他名字相仿,他說畢竟隔行如隔山,誰都不是全能的專家。我在此引錄,希望大家注意;這2%侵蝕率對許多人是一生的幻滅,不是口水戰的素材。
《±2℃》原來有一段我撰寫的文稿,因找不到畫面而刪除。一位養殖業者不願露臉,他悲哀地說:「知道海平面上升又如何?我什麼也不能做。」語氣並無悲憤,只有悲嘆。他不相信命運能翻轉,因此也不願被紀錄片小組收音。對他而言,屏東人有若罹癌末期的病人,只能一天一天等待大限來臨。 屏東人,需要我們的關注。屏東人也應學馬爾地夫,向世界尤其向全台灣發聲。屏東人有著美麗的黑珍珠,他們有權力嚮往美麗、而不是等待悲劇的未來。

原來電子業的巨擘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

全球聞名的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

都是屏東人ㄝ

還有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

立法院副院長曾永權

應該還有......

屏東人

加油

以身為屏東人為傲

 

 

全站熱搜

keigo1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