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整理/吳怡靜  出處:天下雜誌 429期 2009/08

二○○五年八月,卡崔娜颶風橫掃美國東南五州,引發堤岸潰堤,海水淹沒了紐奧良,被稱為美國最嚴重的國家災難之一。但布希政府救災的無能,讓全世界歎為觀止。

四年後,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帶來半世紀罕見的災難與創痛,同樣凸顯了政府救災慌亂、應變能力不足的諸多缺失。

輿論直指,莫拉克有如台灣的卡崔娜,痛批馬政府犯的錯,跟當年的布希完全一樣。就連外媒《華爾街日報》也以「馬英九的卡崔娜時刻」,形容風災帶給馬英九的嚴峻考驗。

無論天災或人禍,該怎麼記取災變的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卡崔娜災後第十天,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在舊金山發表沈痛演說,不但要求政府與領導人為他們的失敗負起責任,更呼籲正視風災帶來的全球暖化警訊。「應該讓人民知道真相,」他說,「人類已開始進入『面對後果的時代』」。

今天,我的心情沈重,因為想到了墨西哥灣區的人民正在受苦。

其實,我原本預定今天要到紐奧良去演說,而且講題就是全球暖化與颶風。結果,我們眼看著這場悲劇發生,大家想必百感交集。

然而,這種心情又交織著許多的不解:風災時為什麼沒有立即因應?為什麼沒有一套像樣的計劃可以依循?

政府告訴我們,此刻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但那些叫大家不要追究的人,自己卻把矛頭指向了災民,說他們沒有事先撤離。

有人說,現在不是向政府追究責任的時候,因為我們還有更重要的問題要面對。但究責與國家大事這兩者是連在一起的,當我們的國家拖了好久,才設法去幫助那些被卡崔娜颶風重創的人民,我們有必要從這次風災裡,學到正確的教訓,否則,我們註定重蹈覆轍。

災難發生前,就有清楚預測

當颶風逼近、侵襲時,這個國家辜負了紐奧良與整個灣區的人民;當風災已經第五天,美國人民的屍體依舊漂浮在有毒的洪水裡時,我們不僅要幫助災民,更必須讓政府與領導人為他們的失敗負起責任。

聖經上說,「在沒有遠見的地方,人就沉淪。」

四年前的八月,布希總統接獲了嚴重的警告:「蓋達組織要在美國境內發動攻擊。」當時的政府高層沒有人開會或示警,沒有人詢問,「我們對這個立即的威脅了解多少?如何防備?」要是有的話,他們就會發現,情報單位早就收集了大量資訊,包括那些劫機犯的名字;FBI人員也已呈報,說有可疑份子參加飛行訓練課,只學開飛機,不學如何降落;調查局的地方主管都在擔心沒有應變計劃可用。但當時,高層都在放假。

四年後,同樣又遇上嚴重的警告:卡崔娜侵襲紐奧良的前三天,就有人預測,要是路徑不變,紐奧良周邊的堤岸可能會潰裂,市區將被淹沒,成千上萬人可能有危險。而這次又碰上了假期,沒有防備,沒有計劃,也沒有緊急應變。

我個人認為,政府當年的誤判與造假沒有被追究責任,導致他們一點也不怕這次的救災不力會被究責。這次風災事前就可以詳細預知,專家們沙盤推演,早已算出會發生什麼。在沒有遠見的地方,人就沉淪。 

早在這場悲劇發生前,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家就有報告指出,自一九七○年代以來,大西洋與太平洋的颶風,時間長度與強度都增加了五成。

每年都會有的「苦杯」第一口

當卡崔娜颶風掃過佛羅里達州南端時,電視新聞就已警告,由於墨西哥灣的海水溫度異常升高,會使經過的颶風威力增強,將對灣區造成特別嚴重的危險。

全球海洋的溫度一直在增加,而這個走勢與科學界二十年來的預測,完全吻合。

當各種科學證據、各種明確而權威的警告都被忽視的時候,我們尤需記取這次悲劇的教訓。唯有如此,才能促使我們的領導人不再犯同樣的錯、不再輕忽科學家的諍言、不再讓人民毫無防備地遭受災難威脅。

總統說,他還不能確定,全球暖化是不是個實際的威脅,這方面的科學研究仍有爭議,所以他不能根據一項還沒有定論的威脅來做防備。就在上週,他竟然還說,「沒有人能預料,堤岸會崩潰。」建立責任承擔的究責(accountability)制度,民主才能順利運行。領導人如果缺乏果斷力、充滿不確定、刻意曲解科學證據、偏好少數煤油產業支持者的意見,那就很危險了。

全球暖化的警訊,早已非常明確。我們正面臨一場全球性的氣候危機,人類開始進入「面對後果的時代」。

就像邱吉爾所說,應該讓人民知道真相,因為「這只是算帳的開始,眼前不過是以後每年都會有的苦杯的第一口,除非我們能找回道德良知與戰鬥活力,重新站起來,為自由而戰。」

同樣,現在也是我們找回道德良知,重新站起來捍衛自由、要求政府為種種失敗負責的時候。

我來告訴大家,卡崔娜颶風與全球暖化有什麼關係。沒錯,一次颶風的發生,不能歸罪於全球暖化。科學也沒有明確證實,全球暖化會增加颶風發生的頻率。然而,科學卻可以斬釘截鐵告訴我們,溫度升高的海洋會使颶風愈來愈強烈,不僅讓風力更大,還會從海面吸收大量水氣,因而使颶風更具破壞力。

去年(二○○四年),美國碰上了許多颶風;日本的颱風數量更創下一年十個的新高,以前最多也只有七個。去年,許多科學教科書都被改寫,書上原來說:「南大西洋不可能有颶風形成。」可是,去年就有一個颶風橫掃了巴西。去年,美國境內的龍捲風數量也破了紀錄,達到一七一七個─主因就是颶風容易引發龍捲風。今年,美國西半部有兩百個城市的氣溫創下新高,內華達州的雷諾曾連續三十九天氣溫飆破華氏一百度。

科學家要告訴我們,套用邱吉爾的話,這不過是以後每年都會有的「苦杯的第一口」,除非我們立即開始行動。

過去這一百年裡,全球人口膨脹了四倍,人類與地球的關係完全改變,面對這種新關係,人類應該負起道德責任,接受眼前情勢,因應各種後果。

政治意志是「再生資源」

如果心態上還是認為不必理會科學證據、不必為眼前作為的未來後果承擔責任的話,那麼,勢必發生人類文明與地球環境的大對撞!

這是一個道德的關鍵時刻。重點不在於科學如何辯論、政治如何對話,而是我們要做什麼樣的人類。

在沒有遠見的地方,人就沉淪。有遠見的話,人就興盛繁榮,大自然得以復原,我們的家園也得以重建。好消息是,人類其實握有對應全球暖化所需的一切方法與技術,更多的新技術還在開發中。但我們不該也不能再若無其事的等待下去,我們已經萬事俱備─也許只欠政治意志。不過別忘了,民主社會裡,政治意志是一種可再生(renewable)的資源!

 

 

 

 

 

 

 

 

 

    全站熱搜

    keigo1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