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穎卿:做個好大人 別光訂規矩

「教育中最重要的,不是給孩子規條,而是我們自己樂意做個『好大人』,給孩子一個好的身影跟隨。」親子教養作家蔡穎卿的「好大人」說,是她在廿多年母職生涯中深刻的體會,「好大人」是父母角色的最高實踐。

說話溫婉堅定的蔡穎卿,總給人安定的力量,兩名女兒就在她打造的寧靜與條理中成長。

經營餐廳的蔡穎卿愛極了「當媽媽」這份工作,20多年的母職心得在3年中化成6本教養書,她的部落格兩年多來至今超過500萬人次點閱。出版界形容她是不凡的「素人教養專家」,學者洪蘭說蔡穎卿的書是她「看過最好的教養書」。

與許多強調孩子學習力、知識教育的教養書不同,蔡穎卿強調「實作」。她說,「家事教育」是她給女兒最好的養分。

生活即教育,她領著女兒鋪床、布置餐桌、設想點心擺盤,母女在細微瑣事中體會「家是愛的集散地」。那是蔡穎卿在台東家鄉由母親那兒學來的生活智慧。

一雙女兒三、四歲起就參與家事,小學時放學後就掃洗陽台或收疊衣物,「先做完家事,再去做功課」。就算考試當前,洗碗等常規仍得持守,她說:「不差那5分鐘。」她們離家上大學前,刷洗廚房爐具是少女每日的「晚課」。在瑣事中,點滴澆灌出蔡穎卿的生活與教養哲學:動手去做。

「家事提供孩子反覆練習、策畫並完成一項任務的機會。」蔡穎卿說,只要給孩子機會,他們的創意與負責態度都讓人感動。她在經營的餐廳裡開設「小廚師」班,讓受訓的小孩穿上圍裙,在餐廳料理食物,學習廚藝,也學習為人服務,小孩的成熟與認真,讓帶著家人用餐的洪蘭驚豔。如今「小廚師」已達1000人。

蔡穎卿說,大女兒Abby賓州大學畢業、小女兒Pony正在美國念建築系,回到家來,仍要負責家務;因為「每一個人都要對家庭有貢獻」。「在一個家庭中,愛與體貼,足以成就許多結果、度過許多難關,請不要輕易拋棄讓孩子對家庭有所貢獻的機會」,她說。

蔡穎卿說,教養沒有一定的配方,可以適用每一個家庭;她教養孩子的原則很簡單:幫助她們成為可以掌握幸福的人,這起碼要擁有兩項條件:一是掌握自己,二是創造快樂。

「要孩子快樂,他們得生活在『喜歡活著』的大人當中。」所以,蔡穎卿想與其他父母分享:不要對孩子抱怨自己的人生或工作,比如說些「好好念書,長大了才不用像我(或像某人)做這種工作,一輩子沒有用。」她說,這樣的價值判斷對孩子沒幫助,阻礙孩子對生活的體驗,也貶低某些行業的尊嚴。

她曾聽見媽媽對高中的孩子說:「還痛嗎?」孩子說不痛了。媽媽說:「哦,那是懶,不是病了喔?」可想見:孩子說病了,不想上學,母親認為他是懶,不是真病。蔡穎卿感嘆,傷了孩子自尊,也傷害彼此的關係,「父母要直言,但更要好好說話,不要忘記語言的溫度與情感。」

名人談教養~蔡穎卿.jpg 

蔡穎卿/字條媽媽 教出獨立女兒

蔡穎卿說自己是個「字條媽媽」。除了苦口婆心之外,電子信與字條也是她和孩子傳遞理念和愛意的方式

「放學的時間,孩子除了在餐桌上可以看到點心之外,還會有我留的字條;雖然當時我並不一定不在家。」

蔡穎卿說,愛不只是噓寒問暖,有時「還必須懷著擔憂講兩三句別人不願意講的難聽話。」比如說,大女兒Abby曾收過這樣的字條,說著「早上媽媽進你的浴室時,發現昨晚教你處理垃圾的方法,你並沒有開始去做,媽媽得再說一次。…」

她說,有些話寫字條,是要孩子靜下來好好想一想;記下成長點滴,是為女兒的心靈留下寫照。

小女兒Pony承襲了蔡穎卿對家事及創作的熱情,六歲就曾把媽媽做咖哩飯的步驟畫成四格漫畫。直到如今,以畫跟媽媽對話,仍是母女間重要的橋梁。

在Pony眼中,「媽咪是個非常熱情的人」,幾乎無所不能,事事關心,「我最佩服她的『馬上動手』。」

即使全家因為丈夫的事業變動,住過東南亞多個城市、搬過許多次家,但她總是堅持,當一天終了,全家人要一起坐下來,或許點上蠟燭,「好好吃一頓飯」;就算是暫居旅館,她仍能用小電爐料理出全家人的晚餐。

在食物香味中,邊聽小女兒Pony清唱一首學會的新歌、背一段小詩、說些對課程的感想;她會為女兒泡壺香茅茶,加上蜂蜜,送到用功的桌前,宣布晚上要煎綠胡椒醬沙朗牛排,「書桌前馬上揚起小小的歡呼」。那是母女共享的甜蜜時光。

但她絕不是寵溺的母親。她教導孩子獨立,經濟獨立是第一步。

全家住新加坡時,念高中的女兒就打工當家教,付自己的午餐錢;如今,大女兒Abby已大學畢業回台開設語言工作室,場地是向母親租的,但租金是行情的兩倍。周末和父母聚餐,Abby也要付自己的餐錢。

蔡穎卿解釋,孩子不能永遠活在父母的羽翼之下;留學時獨立慣了,不該因回到父母身邊而中斷。她也想讓女兒明白:創業困難,女兒須妥善規劃收支,如果付不起,或許就不到創業的時候。她要讓女兒感受在真實世界創業的情境,「未來她若為人工作,才懂得珍惜。」

文轉自99.01.15聯合報

    全站熱搜

    keigo1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