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教育處家社科的廖又萱科員一起到台北去

IMGP0156.JPG 

去參加「98教育部國中小補校申請設備經費審核教育訓練」

IMGP0146.JPG 

就是要將各校申請補校設備設計成網路填報的方式

而我們學校將負責來統一辦理屏東縣的採購


一段時間沒來台北了

上一次來應該去年暑假帶著外婆和家人

刷我的國旅卡到台北找阿姨玩

也是高鐵一日遊

真的很方便

也很快速

窗外的景色有時是快得看不清楚

不過偶而也能捕捉到台灣的美

身在台灣  真的很好

IMGP0149.JPG 

→這是高鐵經過台南後拍的!


在台北坐計程車事一件很有趣的事

先分享台北的表妹寄給我的郵件:

如果願意給他機會,您可以跟他叫車,蔡榮釗 (ㄓㄠ)  0926-080-123              

愈是天冷,愈是景氣差,愈顯得勇敢面對逆勢的人的可貴。我們對無法撐過去、選擇結束生命的人感到惋惜,卻對那些咬緊牙關、迎向艱困挑戰的人,打從心底佩服。

他叫蔡榮釗,從事駕駛工作長達卅年,工作勤奮,事母至孝,2003年他開灰狗巴士,每天開車十數小時,任勞任怨,但老闆不給休假,鐵打的身體終究耐不住,終於在未曾闔眼的第廿九小時的北上路段,閉上眼睛,追撞前方拖板車,幾乎將他的身體攔腰截斷,也開啟他不幸的人生。

雙腳斷了,老婆跑了,老母還是得養

送往醫院後,他的性命從鬼門關撿回,肚破腸流縫回去了,腳部傷口卻不斷感染,導致必須截肢,成為可怕夢魘,截到最後雙腿都沒了,「截肢七次,現在連屁股都沒了!」

不成人樣,老天卻不同情他,老婆落跑,醫院不願承認疏失,灰狗巴士只願給他廿萬元撫恤金。兩個在讀國小的孩子沒人要,連社會局都逼他放棄監護權,孩子得丟給別人養。


「這我不能接受,他們又不是孤兒,哪個單位會接受?到別人家我也不放心,這個年紀,可以發生的事太多。」社會局的關懷,卻變成在他的傷口灑鹽──「你沒有能力撫養他們!」

曾經求助立委們(包括李慶安),但都無法給他一個公道,更別提實質幫助,雙手一攤…(聽到這裡我簡直不敢置信,不知要慘到怎樣,這些大人才肯幫忙?我真是涉世未深啊)醫院還急著把他趕出去…

還有更慘的嗎?有的,他的大哥大姊不肯把原本就由他撫養的八十歲老母,在他養病期間推過來推過去的,他終於看不過去,牙關一咬,決定自力更生──開計程車。

他用貸款方式買了車,油門、煞車、離合器都改裝成由手操作──不要驚訝,他真的沒有雙腳,也沒屁股了,但人家還是可以開車謀生,不但如此,車子內外弄得乾乾淨淨的,一絲不苟,非常專業。


一天一個三明治裹腹

但是,這世道還是要欺負他。

早餐他可以自己在家做個三明治,但中餐、晚餐就麻煩了,一開始店家還勉為其難送到他車上給他,後來人家給他臉色看,不再給他方便,他也不想給人添麻煩───就一天一餐吧,也好,減少上廁所的負擔。

晚上回家,先打電話請母親推輪椅到門口,讓他可以進家門,梳洗過後,他就睡輪椅,陪在母親旁邊

母親生病怎麼辦?送到醫院沒問題,但要他下車陪老人家就沒辦法,只好千拜託萬拜託請大哥或大姊過來一趟,「人都幫他們送到醫院了,總不能教不識字的老人家一個人在醫院打轉吧?」

醫院不是有義工?問題是,他連下車都不方便啊?有幾次到台北縣政府陳情,到了門口,想請人推輪椅過來給他,但為了停車問題,他又被趕走了。

好不容易兩個孩子都讀到國中、高中,適逢叛逆期,他管不動,老人家也無法管,女兒離家出走。

他去報案失蹤,警察不受理,「就算我們幫你找回來了,她如果又跑了怎麼辦呢?」

碰到一個自稱「中天新聞」的記者,花了一天拍攝他的故事,也弄了一個戶頭,最後只給他三千六百元,就沒下文……

聽到這邊,各位作何感想?

他不是個軟弱的人,要是軟弱,他就不會出來開計程車了,但形勢比人強,人情冷暖總是現實,很多事情你以為很荒謬,你以為現在的社會很進步,很文明,可是它就還是個吃人的社會,換作是我,大概只能以淚洗面,又不敢自殺,只好成天躲在家等死吧。

別人不幫我,就自己來吧!

我不喜歡濫用同情心,就像美國那位木匠在高速公路邊舉牌,請大家給他工作一樣,他說:「我不喜歡被施捨的感覺,但我有工作能力,你如果有需要,請給我一個機會為您服務。

蔡榮釗的心態也是這樣吧。

一個人的品質,跟他受多少教育無關,跟他的前世今生有沒有關,我們不知道,但碰到這種倒楣事,他選擇了堅強,這就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品質。

他跟我說話時,態度溫和有禮,沒半點誇張,最後只表示說不下去了,滿腹委曲滿到喉嚨了,滿了……

如果,你願意給他機會,你可以跟他叫車,台北縣市0926-080-123              

如果,你方便帶一個三明治或點心給他,請用和譪的態度對待他,不要擺出施捨或餵狗的感覺,我猜「我請你吃一個很好吃的東西」是很好的開頭,「這是我吃剩下的」這類話就不必了,雖然是出於好心。這種事我也不擅長,總之考驗各位的智慧了。

天氣很冷,有時也需要搭計程車出門,他的車是很溫暖而乾淨的,人也很好。

別要求看人家的腿,也別問人家怎麼大小便。拜託。

他跟我說,上個月(田按:從撰文日期判斷,應是指2009年二月份),兩個同在開計程車的友人,因為繳不起車貸而燒炭自殺了,沒有見報,沒有上電視…(田按:NCC或新聞局會罰嘛~報喜不報憂) 我無言。

此人就像一面鏡子,看看他,再想想自己,如果是我,我做得到如他一半的堅強嗎?我夠珍惜現身邊的一切嗎?我能不感恩嗎?


靦賟樂觀的微笑,旁邊特製的杯架放著他一天的水,他不敢多喝因上廁所不方便。

蔡大哥的車內,非常乾淨整齊。


還有值得一提的: 2008911日他還在車上撿到100送到警察局,
他的朋友笑他傻:為什麼不自已留起來?他說遺失錢的人一定很擔心著急,
雖然他很需要錢,但是他不能那麼自私;後來對方包6000元紅包答謝他,
他就已經夠開心的。新聞有報導過,但對他沒有幫助,尤其人是容易遺忘的!
 

2008911 拾獲現金100萬,送交警局的拾獲物收據)


 

今天下午下午兩點的會議

我們到了台北車站時間還早

到了樓上的微風廣場

改變的真多

在這裡吃吃喝喝的人真不少

我們也去喝了杯咖啡

IMGP0143.JPG 

然後坐計程車到教育部電算中心

這要花一百七十元

原來那個地方就是坐捷運時會經過的科技大樓站

去程的計程車司機

明顯對馬英九不滿

也對郝龍斌不滿

他可以夜出馬英九上任後的五大災難

連動債風暴、毒奶粉事件、禽流感、八八水災等

還有一個我忘了

聊起聽奧

也一份很冷淡的樣子

言談之間他還很肯定陳菊和蘇貞昌

只是他也沒甚麼政黨色彩

還一直強調選人不選黨

回程的另一個司機

則和我們分享他開計程車的收入

他民國六十一年就北上開計程車

那時大眾捷運沒那麼發達

經濟起飛的時候

開計程車的確有賺頭

但他談到如果現在的大學畢業生一畢業就來開計程車

那他的前途就黯淡了

會變得沒有志氣

不過我倒沒這麼想

人只有肯做就好了

只是開計程車也真得蠻辛苦的就是

而坐計程車聊天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這可以視為一種和人溝通談話的訓練

    全站熱搜

    keigo1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