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ㄧ篇新的新聞

蘇珊鮑依的旋風也早已褪色

翻到過期非凡新聞周刊158期的專欄~做夢的權利by李文娟

而有所感

當我認真的投入影片時

更多的感動和想法接踵而來


影片呈現出蘇珊的「自然、坦率」

蘇珊長相抱歉卻有優美歌聲

四十七歲的她平日在會當義工

連初吻也未有過,無業

從十二歲起就愛唱歌,才華從未被人發掘

過去忙於照顧母親,母親過世後

才參加這個她生前最愛看的選秀節目

試演前,只有她還在大口咬麵包

毒舌評審問她幾歲了,她大方說四十七了

還搖了搖龐大身軀,一語雙關的說

「可別小看我。」

夢想成為誰?她說依蓮佩吉--與莎拉布萊曼齊名的英國美女歌舞劇大明星

觀眾笑得諷刺,沒人想到

當她唱出《悲慘世界》中的〈I dreamed a dream〉

笑聲變成掌聲,然後就是全場歡呼與起立致敬

一名評審甚至說,這是他擔任評審三年來

聽到最好的歌聲

電視講究效果,如果蘇珊的外形不是如此「突出」

和美聲造成極大反差

她未必能受到這麼多矚目

諷刺的是,這算不算是另一種「以貌取人」

無論如何,在蘇珊的清亮歌聲中

大家又覺得「儘管惡虎在前」

有夢就追的勇氣還是最美

 

I dreamed a dream in time gone by
我夢到往日的一個夢
When hope was high
那時充滿希望
And life worth living
生命有價值
I dreamed that love would never die
我夢到愛永不凋零
I dreamed that God would be forgiving
我夢到天主是寬容的
Then I was young and unafraid
那時我仍年輕無懼
And dreams were made and used and wasted
我浪擲夢想
There was no ransom to be paid
而無須付出任何代價
No song unsung, no wine untasted
無歌不唱, 無酒不嚐
But the tigers come at night
然而老虎卻在夜裡
With their voices soft as thunder
帶著他們低沈如雷的聲音來到
As they tear your hope apart
他們將你的希望撕裂
And they turn your dream to shame
他們讓你的夢想幻滅
He slept a summer by my side
他陪了我一個夏季
He filled my days with endless wonder
用無盡的驚喜充實了我的生活
He took my childhood in his stride
他輕易地豐富了我年輕的時光
But he was gone when autumn came
但秋天降臨時他離去了
And still I dream he'll come to me
而我還夢想著他會回到我身邊
That we will live the years together
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
But there are dreams that cannot be
但那是無法實現的夢想
And there are storms we cannot weather
那是我們無法捱過的暴風雨
I had a dream my life would be
我曾夢想著我的人生
So different from this hell I'm living
完全不像我現在般的生活
So different now from what it seemed
現在不像我曾經想像的
Now life has killed the dream I dreamed.
如今現實的生活已經扼殺了我昔日的夢想


上台,被瞧不起,演出,改觀,全場歡聲雷動,評審讚揚

我有一個夢

在九分飽或京和苑吃飯

我有一個夢

安穩的享受低調樸實的幸福

我有一個夢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有一個夢

孩子們快樂健全的長大

我有一個夢

台灣從悲痛站起來

加油

我們加油

 

全站熱搜

keigo1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